第一百四十六章 不是囚禁而是一种保护(1 / 2)

陌上人遇雪 故辞年 1857 字 2个月前

锦州城中似乎一切如常,而在那高墙之内,一道黑色的身影在无人注意之际悄悄越过宫墙,进入一处院落之中。

“娘娘。”堂下之人,身着黑衣,脸上带着一个面具,看不清容貌,此刻却是恭恭敬敬地跪在柔贵妃面前,而林柔儿似乎早料到他会来一般,早已屏退了所有宫人,偌大的房间之中此刻只剩下她们二人而已。

“如何?”林柔儿慵懒地躺在长椅之上,把玩着手中的酒杯。

“阵法被人动过,但是,闯阵之人并未能解开阵法。”黑衣人恭敬地回道。

“那阵法可是你的主人亲自设的,若是那么轻易被揭开了,那岂不是要让旁人看笑话了。”林柔儿戏虐地说道。

“娘娘所言极是。”黑衣人淡淡地回了一句,听不出话中情感。

“不过,莫要忘了你们答应过我的事情。”林柔儿突然坐直了身子,严肃起来,“我帮你们改写凤羽国运,事成之后解开我女儿身上的咒术,放我们自由。”

“放心,只要您好好配合我家主上的计划,我家主人该兑现给您的承诺一样不会少。”黑衣说完,便起身离开了。直到人已走远许久之后,林柔儿才缓过神,她的脑海中又闪过在这宫里二十年来的点点滴滴,那些快乐到底是真实存在过的,可是,这一切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呢?是知道凤羽国的所有人都将成为凤鸣命劫之下的牺牲品的那一刻开始的,又或者是得知自己的女儿以后只能依靠魔气而活的时候同样都是生于皇室,凭什么她的女儿就只能做那些所谓的高高在上的神仙飞升的牺牲品?她不甘心,她要为自己,也为自己的女儿同天道抗争一次。林柔儿只是个凡人,她不懂什么轮回因果,但她作为一个母亲,必须要护好自己的女儿。他知道这么多年来凤天泽心中便只有凤清歌一人,她不过是借着凤清歌的恩情留在了凤天泽的身边罢了,欣然是她活下去唯一的念想,她绝对不能让欣然有事,即便是要伤害自己曾经的恩人。

星辰阁。

家人商量之下无果,三清观的阵法属实是个大麻烦,连夜陌辰也没有办法,苏凝雪也是觉得有些头疼,边想着出去透透气,夜陌辰见状也跟着走了出去,留下安平和楚北漠二人面面相觑。

苏凝雪和夜陌辰一前一后走到了一个木桥上,苏凝雪低头看了看桥下池塘中的四处游动的鲤鱼群,不禁感叹道:“原来竟没发现夜阁主竟是这般心思细腻之人,这些锦鲤倒是被阁主养得甚好。”

夜陌辰跟着走上了桥,无奈地笑了笑:“哪里的话,不过是让它们自生自灭罢了,谁知它们竟这般命硬。”夜陌辰看出来苏凝雪是在努力找话聊,一时间竟觉得她有些可爱,只能以笑容回应,可到底他还是把天聊死了,一时间二人间都沉默了,不知该说什么才能把话接下去。

“那个,”最终还是夜陌辰打破了尴尬气氛,“三清观的事情,你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