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逃不开的结局(1 / 2)

陌上人遇雪 故辞年 4170 字 2个月前

“所以,天族太子真的有你说的那么不堪吗?”苏凝雪和阿紫一边走着一边闲谈,“你好像对他印象一直都不是很好。”

“你知道我讨厌他还问我?”阿紫反问,“你”阿紫狐疑地看向苏凝雪,“莫非,你觉得他是个好人?”

“是好是坏与我无关,我只是个凡人。”苏凝雪摇摇头,“只是直觉告诉我,他并不想伤害我。或许,他曾经所作的事情的确对上神造成了伤害,但可能他本意并不是想伤害上神呢?”

“收起你泛滥的圣母心!”阿紫说着便敲了苏凝雪脑门一记,“雪茵上神就是实实在在地受到伤害了,不管他有什么理由,伤害了就是伤害了。”

“好了好了,不提他了,说到底与我何干呢?”苏凝雪耸耸肩。

二人正说着,突然旁边有人一边说着“凤羽变天了”,一边匆忙往前走着。苏凝雪闻言拦住其中一人问道:“老丈,您刚才说凤羽变天了是什么意思?”

“你们不是凤羽的人吧?”老丈打量了一眼苏凝雪和阿紫,“你们刚来这里有所不知,前些日子大皇子、二皇子、三皇子这三位殿下奉皇命进行储君之位竞选,原本还好好的,几位皇子都各自展现才能,谁知道前几天最后的武试上出了意外。”老丈开始回忆,“听说最后的武试中大皇子的马突然发疯将大皇子摔下马,使得大皇子至今无法站立。而后皇帝陛下人查明真相,发现比试前只有三皇子的人接触了大皇子的马匹,陛下就怀疑是三皇子动的手脚,便将三皇子收押进了大理寺,听候发落。”

“那太子之位便是二皇子的了?”苏凝雪有些担忧,这个二皇子来路不明,若是他为太子,不知是否会对凤奕不利。

“非也。”那老丈摇了摇头,“储君之事暂且按下了,但是自那之后陛下便病了,”老丈突然紧张地看了看周围,确定没人之后,凑到苏凝雪跟前小声说道,“不知陛下是不是烧糊涂了,竟然将大权交给了贵妃娘娘。”

“什么?!”苏凝雪一惊,自古以来,女子无法干涉朝堂之事,凤天泽那么爱权的一个帝王,竟然将权力交给一个后宫女流之辈,苏凝雪知道这事跟魔君脱不了干系,但是,魔君到底想做什么?先前所说的莫非都不作数吗?苏凝雪内心苦笑,她竟会天真到觉魔族之人会言而有信,那可是当初那位叫芸香的上仙拼了命都要封印的魔,可是雪茵上上神为何要有与他合作,这其中,到底有什么故事?苏凝雪曾经试探地问过阿紫,可阿紫似乎并不愿提及那段往事。

“嘘。”那老丈有些慌张,“你小点声,要是让别人知道我如此非议陛下,那可是要掉脑袋的。”说着,一边念着“罪过”,一边继续赶路去了。

“原来时间过得这么快,转眼又是一个秋冬了。”苏凝雪突然感叹。

“怎么,你想插手?”

“你莫忘了,外祖父还在朝堂之上,兄长既然已经沦落至此,就说明连外祖父都没有办法,我插手又有何用呢?”苏凝雪无奈道,“阿紫姐姐,我想去苏家。”苏凝雪突然说道。

“你为何突然想去苏家了。”阿紫奇怪地问。

“从前我总觉得只要我不信命,便可摆脱天定命数,现在看来是我错了。我曾以为,雪茵上神替我打破了天命规,只要我不主动亲近别人,就不会有人因我而受到伤害,可现在看来是我错了,魔族之事皆因我而起,如今朝堂的政变源头也是我,”苏凝雪抬头看向天空,“姐姐,你说,我是不是没办法走出那个已经注定的结局啊?”

“你在胡说什么?”阿紫嗔怪道,“青城派因你的离开获得了平静不是吗?”

“所以说,我终究只能保全一方,对吗?”苏凝雪继续追问。

这一问,阿紫愣住了,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苏凝雪所说的,似乎是摆在眼前的事实,谁也无法否认,凤羽国运的确和苏凝雪脱不了干系。青城派与魔族注定不死不休,苏凝雪的离开为双方争取到了短暂的和平,而魔君却转而对凤羽下手,不管苏凝雪站在什么样的位置,总有一方她无法保全。不管是哪一方,终归都是因她而起。

“天命所示我活不过二十岁,不管是在青城派,还是如今在江湖独自漂泊,即便命运轨迹不同,但结局只有一个。”苏凝雪意味深长地说道,“你是剑灵,你当明白,万劫镜所示结局无法更改不是吗?”

“你,”阿紫沉默半晌,“看来你什么都知道。所以,你想要做什么?”

“我还是那句话,我从不信天命。”苏凝雪突然笑了。

阿紫闻言不回话,静静地思考了一会儿,有那么一瞬间,她似乎又看见了雪茵上神的影子,或许是那份执拗让阿紫回忆起了曾经的上神,即便只是残魂所化,性格确实完全继承了雪茵上神。她明白别无选择了,魔君到底在打什么算盘,没人知道,天族那位又盯得紧,苏凝雪是该为自己好好活一次了,只是可惜了这短暂的平静生活。

“这一次,我依你,你要做什么我都奉陪到底!”

“我以为你会劝我。”苏凝雪笑了笑。

“我知道你既然已经做了决定谁都劝不动你,就像当初我也没能劝动雪茵上神那般。我能做的就只有奉陪了。这一次,是为血亲,我支持你。”阿紫眼神中多了几分坚定,“我知晓你不愿让青城派牵扯进来,所以,只有我能帮你了。”

“我早已不是青城派之人,若是再把青城派牵扯进来,那所做的都白费了,既然如今青城派已经退出江湖不问红尘,那就让他一直平静下去吧,凤羽说到底是我的家事,我不希望牵扯太多无辜之人。”苏凝雪平淡地说道。

“你的功体……”阿紫上下打量一番苏凝雪,“你功体其实未废,对吗?”

“还是被你看出来了。”苏凝雪笑笑,“自断经脉无异于寻死,没有那么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