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三清山(1 / 2)

陌上人遇雪 故辞年 3403 字 2个月前

锦州。

“你确定要这样?”一家客栈中,楚北漠看着乔装打扮的自己和安平,无奈地问道。

“既然是偷偷回来的,就不能太招摇了。”安平肯定地回答道。

“说到底,你还是担心三皇子。”楚北漠哭笑不得。

“谁担心他了。”安平依然不承认,“我只是好奇如今朝中局势罢了。自是自古以来女子不得干政,我总不能太过明目张胆吧。再说了,就算是关心,三个皇兄竞争,你凭什么觉得我只会担心三皇兄?”

“大皇子向来心术不正,以你的性格不可能与他交好,二皇子自幼便养在宫外,你与他并无交集。除了担心三皇子,我想不出别的原因。”楚北漠无奈地摊开手。

“你想想啊,”安平公主凑近楚北漠笑声说道,“如果换做是你突然有一天有一个自称是一直流落在外地兄弟回来说要与你争夺太子之位,你会怎么想?”

“这个”楚北漠一时间愣住了,西域之主可就他这么一个儿子,所以他从一出生就是太子,还真没考虑过凤羽这种情况,“要我说啊,你们中原地男子就是不如我们西域的男子专情,在我们西域啊,向来一夫一妻,哪有那么多勾心斗角。”

安平公主盯着楚北漠看了片刻,随后退回去,点头道:“也是,你可是独苗,自当不会有这样地烦恼。”

“要我说,你们就应该弄一个嫡长子继承皇位地制度,这样不就避免手足相争了吗?”楚北漠无奈。

“我也觉得,可是父皇偏要让三个皇兄比试。若是一开始就定下的,大皇兄也不会老跟三皇兄过不去了。”安平公主叹了口气,她也想不明白凤天泽这么做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所有人都说凤天泽对先皇后十分专情。凤清歌失踪至今,后位一直空虚,可见凤天泽对凤清歌的用情至深。既如此,凤奕作为皇后之子,当是皇位名正言顺的继承人才是,可是多年来,凤天泽却从未有将皇位传给凤奕的意思。

“不过话说回来,你方才之言,你是觉得二皇子有问题?”楚北漠突然问道。

“哦对,”安平公主一拍脑袋,回过神来,“说正事,这个二皇兄我从未见过,听闻一直养在宫外的。按理说父皇应该不会重视他才是,可为何一回来就参与储君之争?”

“的确,要是真的重视也不会这么久才接回宫来。而且听闻其生母身份低微,如今他却能成为储君之位的人选之一。剩下的几个皇子里任何一个都比他有资格成为太子,这背后的原因确实让人值得深思。”楚北漠思考了一番。”不过你现在所怀疑的是什么事情?”

“这个二皇兄有问题,但是更大的问题应该在皇宫里,甚至也有可能在父皇身上。”安平公主想了想,说道。

“如今的陛下有问题?”楚北漠有些惊讶,“这种话可不能乱说啊。”

“所以我才要偷偷回来啊,避免打草惊蛇。”安平公主白了楚北漠一眼。

“也是,那你打算怎么做?”楚北漠点点头。

“我需要找机会见三皇兄一面。”安平正说着,客栈进来几个人,一边聊着一些事情,一边在安平她们旁边一桌坐下了:

“哎,你听说吗?九公主殿下前几日去三清山为凤羽百姓祈福了。”

“如今凤羽只剩下一个九公主了,又是我们凤羽的凤命之女,身带祥瑞之人,她亲自去祈福必能护佑我们一生顺遂的。”

“这九公主可真是个大好人啊。”

安平公主听到众人的谈话差点坐不住,被楚北漠及时按住了。

“不对劲,不对劲。”安平连连摇头,“她怎么会想不开去那种苦寒之地?”

“身为公主为百姓祈福倒也说得过去。”楚北漠有些不理解安平公主的反应。

“你没有妹妹你当然不懂。”安平有些着急地说道,“你不了解欣然,赶紧的,我心中总有种不好的预感。”说完便起身跑了出去。

“去哪?”楚北漠见状,从袖中掏出银两放在桌上,随后便追了出去。

“三清山,找欣然。”安平一边跑着,一边头也不回地说道。

“你这么跑,天黑了也到不了。”楚北漠有些无奈,从路人手里买了一匹马,追了上去,将安平拉上马,我带你去找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