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此后只为自己而活(1 / 2)

陌上人遇雪 故辞年 2837 字 2个月前

终于又回到人界,而雪茵的残魂期限已到,魂识慢慢散去,苏凝雪的神识慢慢恢复,心神未定,脚下不稳便要向后倒去,阿紫突然现形将她扶住。待苏凝雪完全恢复,站定之后看了眼新月教众人,又转身对阿紫说道:“多谢。”

阿紫松开手:“是我该多谢你,让主人不再有遗憾。”

“我以为你们会直接解决灵族之人。”苏凝雪又对魔尊说道。

“本尊曾欠雪茵上神一个人情,这个人情便做给你了。”魔尊笑了笑,“我若私自动手,你与青城派难逃一劫。”

“多谢。”苏凝雪微微俯首。

“无需客套,本尊原本的目的只是想带族人重回冥界罢了。是本尊该向你致歉,先前多有得罪。”魔尊说道,“本尊本不喜欢战争,当年之事却是逼不得已。”

“有关十年前之事,我想,我还欠你一个真相。”一旁的麟墨开口道,“当年追杀你们之人是新月教之人,但是,当年我尚在闭关,不问教中事务,那时候的新月教是个收钱买命的组织,新月教追杀你们只是因为有人出钱买你们的性命。但是当时追杀你们的不只新月教,还有一部分皇宫里的人,那部分人,我想,需要你自己去查明。当初你们受追杀之时,我刚好出关,算到你日后有对我们有用处,便顺手救了你,并将你送去了青城山。”

“所以当初并不是我母亲将我送去青城山的?”苏凝雪记得常青峰说过当年是凤清歌将她留在青城山的,“那封信又怎么解释?”

“信是我所留,我与你母亲,乃是故交。但是我当年却是未见到你母亲,涯底是一处河流,或许你母亲被河流冲去了别处。”麟墨说道。

“你们既然不想杀我,为何他多年来数次逼杀我?”苏凝雪指向麟炎。

“冤枉啊。”麟炎无奈地摊开手,“我可没想杀你,是你自己每次都以命相搏。上次本是为了扰乱凤羽国运要破坏和亲,结果碰上了你,本想抓你回去交差,谁知你竟然拿你自己性命做赌注。这一点也是我始料未及的。”

“你少说两句。”麟墨呵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背着我都干了些什么。”麟炎识趣地闭嘴了。

“如今的凤羽又当如何?”苏凝雪问道。

“放心,本尊还有一份大礼要送你,凤羽不会有事,你在乎的人也不会有事。”魔尊说道。

“什么?”苏凝雪不解。

“没什么,你日后自会明白。你只需要知道,凤羽依旧是凤羽就行了。”魔尊说道,“告辞。”说完,魔尊便带着众人离开了。

“剩下的,就是你自己的事了。”阿紫说道,“你与青城派该做如何打算?”

“我的存在让青城派遭受太多劫难了。”苏凝雪垂眸。

“你要离开青城派?”阿紫问。

“是。”苏凝雪点头,“你可否愿意陪我回去一趟?”

“主人已经不在了,以后你便是我唯一的主人,不论你去哪,我都奉陪。”阿紫坚定地说道。

“多谢。”

常青峰终究还是晚了一步,匆忙赶回之时,苏凝雪已经回到了青城派,正跪在大殿中央。

“小雪,你要做什么?”常青峰着急赶来,几位长老也在旁边站着。

“属于苏凝雪的天命已了,我本就不该留在青城派,今日,弟子将毕生所学全部归还,从今往后,我与青城派再无关系。”未及众人反应,苏凝雪已经点上自身几处穴道,随着一口鲜血喷出,刹那间,苏凝雪功体尽废。

“师父!”九云得知苏凝雪回来的消息,立刻赶来,却还是晚了一步。

“堂堂狐族少主,何必认我一个凡人为师。”苏凝雪艰难地站起身,阿紫上前来扶住她。

“你,你何时知道的?”九云一脸不可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