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花开,花落(1 / 2)

陌上人遇雪 故辞年 3341 字 2个月前

星辰阁中,夜陌辰有些心绪不宁,思考再三,还是决定一观天象,然而结果却让夜陌辰错愕,星象显示有恶祸降临,而此祸劫,连接着星辰阁与凤奕之运,还有星象之尽头,缓缓显示出一个令夜陌辰意外的人影,夜陌辰顿时大惊失色:“凝雪?!”夜陌辰心中虽然早有预感,此次储君之位竞选之事对凤奕来说是一个难过的劫数,而凤奕与夜陌辰向来交好,若是凤奕有什么不测,星辰阁怕是也难逃一劫,可是苏凝雪又为何会出现在卦象之中,当真是让夜陌辰百思不得其解了。按理来说,苏凝雪如今在青城派中,自上次一别之中,应是不会再与星辰阁有交集才是,可如今的形象显示苏凝雪亦会受此劫影响。

“依照青城派掌门所言,他不会再让凝雪与我有任何联系,更不会允许她插手朝廷之事,即便她已经恢复了记忆,也不会再与这个皇朝有任何交集了,可是这个卦象却显示与她有关,莫非青城派有变?”夜陌辰看着卦象陷入沉思,“须得尽快找出解法才是,如今的朝堂已成水深火热之局,断不能再让凝雪因星辰阁而涉险。”夜陌辰收起卦象,又看向另一旁不停转动的星轨,一颗闪耀的星辰在缓慢运转着,而在另一条与之相交的轨道之上,另一颗星辰也在不经意间若隐若现,凤命的存在关系着凤羽的存亡,可若双凤相争不过夜陌辰了解安平公主,她不会在意天命一说,可是若是两人之间有过多的牵扯,必会天命相克,两人皆会有危险。如今一切未有定数,夜陌辰无奈,还是解决眼下之事要紧,再看一眼缓慢转动的星轨之后,退出了观星台。星辰阁早不如曾经热闹,如今到处都透露着冷寂。本就善于培养暗线,大都皆是隐于幕后之人,自掌握兵权负责为朝廷练兵以来,星辰阁自身的势力都是暗中培养的死忠之士,一朝收回兵权,那些幕后之人自是无法放入台面,如此以来,星辰阁纵使势力遍布天下,阁中却依旧冷清。夜陌辰环顾了四周,除了风再无其他动静。突然想起许久没去海棠听雨轩了。海棠树的异状夜陌辰并不知道,海棠花凋零一事翎羽并没有告诉夜陌辰,正值多事之秋,翎羽不想夜陌辰再为其他事烦心,萱儿也担心会多生事端并没有禀告。

夜陌辰突然行至海棠听雨轩,萱儿不及准备,海棠花的败落之象日趋严重,看见夜陌辰,萱儿内心一阵慌张,正想着该如何隐瞒,但是夜陌辰抬眼间便已经看见了。

“参、参见阁主。”萱儿语气有些紧张,挡在海棠树之前。

“我看见了。”夜陌辰淡淡一句,“我知你们是不想让我烦心所以才隐瞒不报的,但是这几日我已有预感,海棠树于我而言意味着什么我比你们清楚。”

“可是阁主你”萱儿担忧地看着夜陌辰,她总觉得今日的阁主有些奇怪。

“既然我命中注定有劫数,你们无法阻止海棠花的凋零,不让我知道亦无法阻止劫难的发生。既然什么都改变不了,何不顺其自然呢?”夜阁主悠悠道,看上去似乎并不在意,“无事,我只是来看看,你继续打理,我还有事先离开了。”

“是。”萱儿应声,目送夜陌辰离开。

青城山,落雪峰。

九云正在思考着如何设法唤出紫冥剑剑灵,不知不觉已经走到苏凝雪的住处,回过神之时,已经到了苏凝雪的房间门口,九云止步看向一旁的海棠树,一阵风过,带下来几片花瓣,落到九云头上,九云忽感有异,伸手拿下落到他头上的海棠花瓣,自言念叨:“奇怪,这个季节,为什么还会开花?”九云抬头看了看天,又是一阵风,一阵寒意袭来,再过几日便要入冬了,九云不经意间缩了缩脖子,“而且,这棵树我怎么记得师父好像说过不会开花,如今突然开花,还在深秋之时,代表了什么呢?”九云看着手中的花瓣陷入沉思。正百思不得其解之时,房间门被打开,苏凝雪一眼看向站在海棠树底下的九云:“你在做什么?”

九云想得入神,并未注意到苏凝雪从房间里出来,听见苏凝雪的声音,连忙转过身,却将握有海棠花瓣的手藏于身后:“没、没事。”九云尴尬地笑了笑了,“师父,你似乎很久没指导弟子练剑了,不知师父今日可有空,弟子剑法境界已经很久没有提升了。”

苏凝雪看着九云,沉默良久,抬眼看了一眼海棠树,轻声叹了口气:“你随我来吧。”说罢,苏凝雪将九云领去了后山,九云跟在苏凝雪身后,默默将海棠花瓣收进了袖中。

到了后山,苏凝雪随意幻化出一把木剑扔给九云:“让我一观你之境界。”

九云接过木剑,歪头看了一眼苏凝雪,心中生疑,苏凝雪今日似乎是正常的,但正常之中有透露着说不清的奇怪之感,但是无奈也只得先按苏凝雪说得做,便开始挥舞起手中的木剑,将自己所学尽展无遗。

“这里手抬高,站稳了”一边看着九云练剑,苏凝雪一边从旁指导,看上去似乎与往日并无不同。就在苏凝雪握上九云手腕之处之时,眼神中闪过一丝疑虑,但是转瞬即逝,九云并未发现。练了几个时辰之后,九云似乎也有些累了,满脸疲惫之感,苏凝雪见状便让他停下了,“今日就到这里吧,今日教你的那几招记住了,好好练。”

“是,师父。”九云点头。

“时候不早了,回去休息吧。”苏凝雪淡淡道。

“好。”九云狐疑地看向苏凝雪离去的身影,往日苏凝雪亦是这般教他练剑,并无不同之处,今日的苏凝雪并无异处,并且在练剑过程中苏凝雪还同他说笑了,“莫非师父已经恢复了?”九云心生疑惑,苏凝雪心性的转变虽然让他感到欣喜,可是在这种欣喜之中,九云却又有一丝不安,他从袖中拿出海棠花瓣,思虑再三,还是决定找常青峰问个清楚。天色已暗,九云抬头看了一眼空中月亮,叹了口气,朝着常青峰的住处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