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兴师问罪(1 / 2)

陌上人遇雪 故辞年 2855 字 2个月前

星月教。

一处暗道之中,一束光亮让原本暗沉的暗道多了一丝生机,暗道尽头,一座地下宫殿赫然而立。

“你该回去了。”一道身影立于殿堂之上,身影之后是一个神情冰冷的青年男子。

“是,师父。”

“该怎么做,不用我教你吧。”麟墨淡淡地问道。

“那是自然。”青年人毕恭毕敬。

“这个拿着。”麟墨转身扔给青年人一个铃铛,正是尘黎离开之时交给麟墨地那个铃铛,“风旸,哦不,今天过后,应该称你为凤阳,二殿下,你可莫要让为师失望啊。”

“他欠我和我母亲的,我都会一一讨回来,徒儿定不负师父所托。”风旸接过铃铛,鉴定地说道。

“记住你今日说的话,一个月之内,我要看到这天下易主,你,可明白?”麟墨冷声问道。

“徒儿明白。”风旸表情依旧冷漠,“徒儿告退。”

“去吧,为师等你的好消息。”麟墨摆了摆手臂,示意风旸可以离开了。

青城山。

自那一日之后,新月叫确实再无动作,可常青峰近日心中却总隐隐感觉不安。九云也自昏迷之中慢慢苏醒,醒后却不见苏凝雪,只见常青峰一道身影孤立于房间门口,听到身后动静,常青峰转身看向里面:“你醒了。”

“掌门。”九云挣扎着坐起身,“师父呢?”

常青峰没回话,只是叹了口气。

“师父她”九云有些自责,“都是因为我。”

常青峰不说话,只是上前摸了摸九云的头,此刻的常青峰并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九云,如今一切已成定局,但是以常青峰对麟墨的了解,他不会动苏凝雪,至于魔尊,尚需苏凝雪相助,自然也会留他一命,常青峰可以肯定的是,苏凝雪暂时不会有危险,只是紫冥剑之事

正当常青峰陷入沉思之时,九云虽是疑惑,也不敢多问,却见慕白长老匆匆赶来:“师兄,出事了。”这一声将常青峰的思绪拉回了现实:“何事?”

“师兄,你看。”慕白从怀中拿出一个令牌。

常青峰接过令牌,思绪片刻:“看来还是瞒不住了,果真是祸不单行啊。”

“眼下我们该如何?”慕白一时间不知所措。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常青峰无奈叹了口气,转眼看向九云,“你呆在这里,千万不要出去,知道吗?”

“为何?”九云不解。

“你只需记住,你师父同新月教之人离开是为了保全你,如今我这般嘱托也是为了护你,你若不想让小雪含恨,你就听我之言。”常青峰神情严肃,一副不可违逆之态。此刻的九云似有异常,常青峰也感受到了,苏凝雪离了青城山必定会受血契影响,新月教既要留苏凝雪一命,必定会想法设法压制血契反噬,或许九云就是受了这股力量的影响,残存的意识已经开始慢慢苏醒了。

“好。”九云默默应了一声,随后低下了头再无言语。

常青峰看向慕白:“我们走吧,该来的总是要面对的。”

青城山顶峰之上,一道剑光落下,随后一人翩然而至,此时,常青峰等人也刚好赶来。

“青峰上仙,好久不见。”来者缓缓开口。

“神尊。”常青峰此刻却异常冷静,但也不失恭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