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结界(1 / 2)

陌上人遇雪 故辞年 4711 字 2个月前

主殿之上,带夜陌辰走后,一边的屏风后面走出来一个人,正是苏凝雪。鹤鸣见状却是微微一愣,但是很快回过神来:“凝雪,你怎么在这里?”

“我为何不能在这儿?”苏凝雪反问,却是问得鹤鸣不知该如何回话。

“你为何不出来见他?”紫鸢问道。

“我若见了他,事情恐怕就没那么简单了。”说着便看向了一般严肃的白岩长老。

“不见是对的。”白岩长老冷不防来了一句。

“凝雪你别理他,他就是个老顽固。”竹叶青打趣道。

“你!”白岩长老指了指竹叶青,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行了,别贫嘴了,正事要紧。清月谷的事情,你们觉得他的话有几分真假?”

“弟子与沐元先前在清月谷查探,除了结界被毁之外并无异处。”鹤鸣回禀,“不过夺剑不杀人却不似新月教的作风。弟子觉得其中必有蹊跷,所以留了几人在清月谷看守,一有情况便会向师门报告。”

“保险起见,你们还是再带些人前去,以防新月教突袭。”白岩长老终究是松了口,事关清月谷的存亡,白岩长老就算再看不起夜陌辰,也不能拿人命当儿戏。

“是。”鹤鸣与沐元领命。

“师叔,小师妹可以跟我们一起去吗?”沐元看了看苏凝雪。

“我不去了,师姐会跟你们一块去的。”苏凝雪回道。

“她,”白岩长老想了想,“我另有任务交给她,就不与你们去清月谷了。”

“是。”鹤鸣眼中流露出失望之意。

待鹤鸣和沐元走后,白岩长老看着苏凝雪说道:“后山的结界就多劳你费心了。”

“无妨,”苏凝雪点点头,“我既无法下山,没办法为江湖之事尽一份心,门中之事,只要是我能做的,便应当尽心尽力。”

“你也别太勉强自己,那结界本就期限降至,你还是小心为上。”紫鸢劝说道。

“无事,我心中有数。”苏凝雪回道。

落雪峰。

九云已经好几日没看见苏凝雪了,前几日苏凝雪只同他说了要去别的峰找诸位长老议事,可能会好几日不回来,让他好好照顾自己,并且让他要好好练功不能偷懒。果真是好几日没回来了,这几日他倒是厨艺见长,至少做出来的吃食能看了。

这日,九云像往常一样在院子里练剑,聚精会神之际却未发现何时身后多了一个人在注视着他,一招毕,收了剑,却发现不知何时苏凝雪已经站到了一旁,正在注视着他。

“师父。”九云许是几天没见苏凝雪甚是想念,立刻迎了上去。

“不错,剑法有进步。”苏凝雪夸赞,“只是这戒备之心还是有待加强,我来了这么久都没发现,若来的是敌人你又当如何?”这一番话,既是夸赞也指出了九云的不足。

“师父,你走路那么轻,我耳朵本来也就不好使,所以才听不见。”九云有些委屈。

“你听力不行?”苏凝雪狐疑。

“嗯。”九云点点头,“我从记事起听力就不好,虽说不影响正常生活,但是若是有人想故意捉弄我走路声音很轻的话,我是无法察觉的,就像师父您刚才那样,我专注于旁事,更难发现身后有人了。”

“都说狐狸的耳朵灵敏,你倒是个另类。”苏凝雪无奈,“不为难你了,接下来几日我需要留在主峰协助诸位长老处理门内事务,又要有一段时间不在洛雪峰了,你一个人可有问题?”

“师父您忙您的,我可以照顾自己的,您不用担心我。”九云拍拍胸脯保证道,“不过,师父,你刚刚说的狐狸是什么意思?”九云似乎不知道自己是狐妖,非木许是从来没同他说过。他只当自己是与常人有所不同的普通孩童罢了。

“没什么,夸你聪明呢。”苏凝雪摸了摸九云的脑袋。

“真的吗?”九云有些欣喜。

“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好好练功,我会不定期回来检查你有没有偷懒的。”苏凝雪半蹲下来轻拍上九云的肩膀嘱托道。

“师父您放心吧,我一定好好练功。”九云认真地回道。

看了眼懵懂的九云,苏凝雪深知他虽为九尾灵狐,可如今灵识尽散,与普通孩童无异,此刻苏凝雪才发觉了落雪峰的冷清,可她曾经也是一个人这么过来的,为何如今反倒是担心起九云了?想到这,苏凝雪叹了口气,站起身离开了落雪峰。九云目送着苏凝雪离开,却不知她刚才的叹息为何意。

封魔洞。

洞口,苏凝雪站在洞口查看结界。紫鸢长老也走上前,用灵力探知结界状况:“封魔剑结界被毁,邪剑入世,封魔洞的封印自然也受到了影响,再加上封魔洞的结界期限降至,江湖怕是逃不过一场浩劫。”

“这个结界没办法续接吗?”苏凝雪不解。

“这个结界乃是当初一位仙人所设,但是由于当初为对抗魔君,那位仙人修为折损严重,已无能为将魔君彻底除去,只能将魔君暂时压制,并留下‘二十年后期限至,结界破,魔君出’的预言。”慕白长老解释道。

“那位仙人现在在何处,为何不能请出来重设结界?”苏凝雪转过身看向慕白。

“那位仙人”慕白长老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说道,“那位仙人早已陨落。”

“听闻是为平定幽族叛乱,又因为当时因为刚耗费修为封印魔君不久,内元损耗过重,幽族之乱平定之后不久,那位仙人也离世了。”白岩长老补充道。

“因为你自幼根骨与旁人不同,你对结界生来便有特殊的感应能力,并且你的灵气可暂时稳定时间所有结界,虽不是长久之计,但是目前也只有你可以暂时稳住结界了。后续事情我们还在想办法,能撑一时算一时吧。”紫鸢长老看向苏凝雪。

“这几日劳你费心看守结界了。”一旁的竹叶青上前拍了拍苏凝雪的肩膀。

“无妨,正好我如今也无法离开青城山,总要为师门做点力所能及之事。”苏凝雪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