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凤命之女(1 / 2)

陌上人遇雪 故辞年 4431 字 2个月前

西域皇都。

夜陌辰在西域已经停留了好几日了,索性凤羽无大事,夜陌辰也书信回去向凤天泽言明自己在西域有私事要办,暂时无法回去。星辰阁有凤奕代为管理也不会出乱子。今日新月教已经开始有所动作,夜陌辰担心的不仅仅是夜灵月的安危,还有身在青城派的苏凝雪。以如今的情势来看,新月教势必会对青城派采取行动,如今新月教派出尘黎行事,而尘黎又与星辰阁有关系,到时候他又该如何面对苏凝雪?

为了进一步探查新月教动向,夜陌辰决定还是再去一次大漠,刚出客栈,却碰见了偷偷溜出宫的安平公主。安平公主见了夜陌辰却是一愣:“夜阁主,你怎么在这?我还以为你已经回去了呢。”

“遇上点麻烦。”夜陌辰叹了口气。

“什么麻烦,说来听听,看看我能不能帮上忙。”安平公主问道。

“这件事我不希望牵扯到无辜的人,公主你还是别问了。”夜陌辰摇了摇头。

“看你这话说的,是什么很危险的事情吗?”安平公主笑道。

“那是我自己的私事。”夜陌辰无奈。

“是你妹妹的事情吧。”安平公主突然问。

“你”夜陌辰有些惊讶。

“从你的表情就看出来了,定是你妹妹出了什么事吧?”安平公主分析道。

夜陌辰看了看安平公主:“先前倒是小瞧了你。”无奈,夜陌辰只得把事情原委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安平公主。

“这么说的话,青城派可能也有危险?”安平公主想了想,“你放心,我会帮你的。”

“公主你还是莫要插手此事了,这件事其中牵扯的太过复杂,你贵为公主,又是西域的太子妃,还是不要涉险了。”

“我可不是真的要帮你。”安平公主故作不屑,“不管怎么说,凝雪姐姐也是救过我的,新月教要针对青城派我岂能坐视不管,我这是在帮凝雪姐姐,你的事不过是顺便罢了。”

“可是太子殿下那边”夜陌辰犹豫地说道,话音未落,却被另一道人声打断:“她说要帮,那就帮。”夜陌辰看向声音的方向,来人竟是楚北漠。

“太子殿下。”夜陌辰行了一礼。

楚北漠点了点头:“夜阁主,又见面了。”随后又看向安平公主,“你怎么又跑出来了?”

“皇宫里太无聊了。”安平公主不满道。

“你呀。”楚北漠无奈,宠溺地摸了摸安平公主的头,又向夜陌辰道,“既然是在西域境内之事,本殿岂有不管的道理,你护送本殿与安平回西域,也算对我们有恩,如今令妹有难,我们自当伸出援手。”

见夜陌辰还在犹豫,安平劝说:“西域可不似凤羽,西域民风向来开放,皇朝亦与江湖之人有交集,既是魔教之人为祸,维护江湖正道,我们义不容辞。”

“可是新月教终究没针对过西域境内之人,若是你们贸然插手吸引了新月教的仇恨,到时候再对西域百姓下手怎么办?”夜陌辰犹豫地说道。

“你真以为新月教有那么好心?”楚北漠笑了笑,“你怎知新月教没对西域百姓下过毒手?早前新月教之人修炼邪术,便是以西域百姓的血为祭,他们四处杀害无辜百姓,为了保护百姓,我们训练了很多精兵分布在西域境内各处,只要一有新月教的人出没,他们便会出现。你现在接触的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是出自训练最残酷的练兵营之中。”

“原来你们竟有这般际遇。”夜陌辰若有所思,“不过话说回来,都说强兵可富国,你们既有可与新月教的抗衡的强大兵力,为何又敢为我凤羽之臣呢?”

“很简单啊,我们不喜欢打仗,”楚北漠笑道,“西域地大物博,资源丰富,每年向凤羽呈送点贡品不在话下,还能与中原交个朋友,精锐兵力省下来也能好好保护我西域的百姓,何乐而不为呢?”

“简单来说就是,若要打仗,就要集结分散与各地的兵力,到时候百姓无人保护,新月教也会趁虚而入,争天下没有任何意义,占有这天下一席之地,偏安一隅,过安稳日子又有何坏处呢?”安平公主补充道。

“你在西域的确是比在凤羽开心得多。”夜陌辰有些感慨道。

“那是自然,西域比凤羽自由。”安平公主撇了撇嘴,说道,“凤羽皇城太过复杂,中原人的心思最难揣摩,皇宫之中危险重重,各种尔虞我诈。听闻父皇以前也是江湖中人,为何后来对权位那么看重呢。”

夜陌辰想了想,说道:“于中原百姓而言,陛下当年推翻前朝保证,创立凤羽,几十年来国泰民安,他是中原的英雄,亦是一位明君,可是手握重权太久了,岂是那么容易就能放下的,各位皇子又各怀心思,他或许是怕他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国家会毁在争权夺势的后辈手上吧,要不然陛下也不会把兵权交予星辰阁。名义上是我掌控兵权,可是我却只是负责训练兵力,兵符不过是一个摆设罢了,我能用的只有我星辰阁自己培养的内阁弟子。”

“中原的皇权终究还是太过黑暗了,我一个公主明明对皇位继承构不成任何威胁,却还要装疯卖傻才能保命。”安平公主无奈地耸了耸肩,“也不知道欣然那家伙怎么样了,天天就知道说我傻,实际上,她才是那个最傻的。这次要不是我啊,恐怕西域就不得安宁了。”

“放心好了,我可不会娶她。”楚北漠笑道,“就算你们不出手,我也会有其他办法解除婚约,结果你俩倒好,跳楼这种事都想得出来。”

“你别说我,跳楼是她自己想出来的,我可没让她跳,再说了,凭她的身手本来就不会有任何事,你真以为我父皇看不出来啊,就是没说破罢了,刚好你也有悔婚之意,便送你个顺水人情喽。”安平公主嘟囔道。

“不过你父皇好像也不太愿意把你嫁过来呢。”楚北漠调笑道,“你们中原人真奇怪,明明是最宠爱的女儿却舍得送出去和亲,你一个不受宠的公主,倒是不愿意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