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和亲(1 / 2)

陌上人遇雪 故辞年 3435 字 2个月前

苏凝雪又回到了阁楼上,只是这次身边跟着的不是安平公主,而是夜陌辰。二人相顾无言,只是面对面安静地坐着。夜陌辰为了掩饰自己地不知所措,一杯接着一杯灌自己酒,可这酒却跟白水一样,夜陌辰倒希望能把自己灌醉,可偏偏淡得跟清水一样,毫无醉意。苏凝雪最终看不下去了,夺过夜陌辰的酒杯:“行了,别喝了。”苏凝雪打破了这沉闷的氛围,“堂堂的星辰阁阁主,今日这是怎么了?”

“故人相见,甚是高兴,一时没忍住,贪了杯。”夜陌辰无奈地笑了笑。

苏凝雪显然不信夜陌辰地这番说辞:“堂堂星辰阁阁主,按理来说应当是公务缠身才对,怎会有空来逛这夜市?”

“难得清闲,出来走走。”夜陌辰望着天空说道。

“你早就知道我下山了对吗?”沉默良久,苏凝雪突然问道。

夜陌辰一愣:“此话从何说起?”

“我那日看见你身边那个侍卫了。”苏凝雪淡淡地说道。即便那日苏凝雪因非木地出现而慌了神,但是凭她的警觉程度,她还是注意到了身后有人看着她,并且也认出了是夜陌辰身边的人。

夜陌辰无奈地笑了笑,无奈道:“也是,这天下能有什么能瞒得过你的眼睛。”

“这点本事跟你们星辰阁比还是略微逊色了点。”苏凝雪笑了笑。并没有多说什么,夜陌辰原本就是来碰碰运气,苏凝雪也不会看不出向来不喜欢热闹地星辰阁阁主是为了她而来,只是没有说破罢了,“对了,之前请你帮我找的那个人,可有打听到他的身份?”

“没有,回来的探子只查到了他是个江湖闲散侠客,并没有查出他的具体的身份。”夜陌辰摇了摇头。

“这天底下还有你们星辰阁查不清楚的事?”苏凝雪语气中带着几分嘲讽。

“此人身份太过神秘,属实是有点困难了,光是找到他也费了很大劲。”夜陌辰耸耸肩,“不过这个人跟你到底什么关系啊?”夜陌辰好奇地问。

“没什么关系。”苏凝雪淡淡地说道,“只是几面之缘,又恰巧帮过我罢了。”

“不过话说回来,听说三王爷调查过你?”夜陌辰笑着问道。

苏凝雪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他当时也没来跟我说这件事,要是星辰阁出动或许能查个底朝天了。”夜陌辰笑笑。

“你也想查我?”苏凝雪看向夜陌辰。

“那倒没有,我既然知道你的身份,再加上你与我星辰阁往日无冤近日无仇,我查你做什么。”夜陌辰摇摇头,笑着说道。凤奕当初什么也没查到,但是夜陌辰仅凭苏凝雪梦中那几句话就已经猜到了全部,何须再耗费精力去调查,“你”夜陌辰看着苏凝雪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我怎么了?”苏凝雪反问。

“你的寒症”夜陌辰犹豫地开了口。

听到寒症,苏凝雪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腕,紫冥剑幻化成的手镯微微泛着光,良久,苏凝雪开口道:“那日之后便再没有发作过了。”在剑神庙与紫冥剑建立血契的那一日起,苏凝雪的寒症便再没有发作过,苏凝雪知道是紫冥剑的原因,这也意味着苏凝雪的命运自此以后就与紫冥剑紧紧联系在一起了,她也不知道这到底是福还是祸。

“这次下山你师兄知道吗?”夜陌辰问道,很显然,他指的是鹤鸣。苏凝雪没回话,只是摇了摇头。夜陌辰见状又问:“你不怕他担心你?”

“为何要担心?”苏凝雪反问。

”夜陌辰笑了笑,不知道该如何作答:“当真是无情之人啊!”他感叹,“你师兄那么紧张你,你似乎一点回应也没有。”

苏凝雪听了夜陌辰的话仔细想了想,他说的似乎没错,打从记事起,鹤鸣便一直待她很好,但是在她眼里,鹤鸣待她的好,只是出于师兄妹的情谊。在苏凝雪看来,鹤鸣待其他师兄弟同她一般无二,并未有过逾越之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