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深夜遇刺(1 / 2)

陌上人遇雪 故辞年 5669 字 2个月前

非木的名号在江湖中并不是很出名,但是不少人多少也都是听说过这个人的,他的真实身份一直是个谜,旁人知道他大概是都是因为大皇子凤云澈。很多人都十分好奇,一个让当今大皇子放下颜面去招安的人究竟是个什么来头,凤云澈是个城府极深之人,他看上的人必定不凡。只可惜非木向来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星辰阁想要找到他怕是要非好大一番功夫,但是夜陌辰既然答应了苏凝雪,就一定会把信送到,最后经多方打探,在锦州一个偏辟的小客栈里找到了非木。星辰阁的人找到非木时他正在独自喝酒,星辰阁弟子刚想上前去确认身份,非木却先开了口:“早就听闻星辰阁阁主手下有一群很厉害的暗探,这天下就没有他们找不到的人,如今看来果然名不虚传啊。”非木放下了酒杯,看向了来人,“倒是有些本事。”

“少侠过奖了,既然少侠知道在下的身份,那在下便长话短说了,阁主受人所托命在下给阁下送样东西。”暗探将信封和剑穗交给了非木,“阁主说,是一个姑娘所托。”

“替我谢过你家阁主。”非木接过信封和剑穗。

“东西已送到,在下就告辞了。”暗探说完便离开了。

非木看了看信封和剑穗,笑了笑,他知道这是苏凝雪的东西,却不知剑穗何意。非木打开了信封,里面断成两截的木簪掉了出来,还有一封信。信中写道:

多谢公子前几日的相助,只是在下有愧,不慎弄坏了公子的簪子,在下本该亲自登门谢罪,无奈有要事在身,不得不先行离去,只能托旁人代为转达在下的意思。在下欠公子一个人情,他日若有机会,必当报答。若有用得到在下的地方,以此剑穗为信物,在下必定赴汤蹈火在所不惜。苏凝雪亲笔。

非木看完了信的内容,看了看剑穗,能用来作为他日还恩的信物,想必此物对她很重要吧。非木收好了剑穗,看向那断成两段的木簪,无奈地笑了笑:“一直木簪而已,本就没打算要回来,你这比喜欢欠人情的性子当真是一点没变啊。”非木抬起手从木簪上空划过,木簪瞬间消失不见。灵木对于别人来说或许是千年难遇,但是对于他非木来说,确实伸手可得,所以他真的不在意。倒是苏凝雪的剑穗,非木知道此物对于苏凝雪来说意义非凡,所以他要好好收着,他们来日方长,总会有用得上的那一天。

鹤鸣回到门中,新弟子报名正式开始,欣然公主一听到这个消息,立刻赶到青城派山门口守着,却没想到,还有逼她来得更早的。青城派乃天下第一派,既然有机会,谁都想来试试运气,要是被招进去了,那可是几世修来的福气,若是能伏魔卫道留名青史,就算是死了也是值了。

几个主事的师兄摆好了桌椅,让前来报名的人一个一个排好队报上姓名,轮到了欣然公主时,她想了想,在纸上写下了“染心”这个名字,那弟子看了一眼欣然公主,又看了看名字,转头招来旁边一个小师弟,在他耳边低语道:“去请大师兄过来。”

“是。”那小师弟应道,随后便走开了。

那弟子又看向一头雾水的欣然公主,笑道:“你去旁边先等会吧。”

欣然公主奇怪地看了一眼那个弟子,半信半疑地走到一边,无聊地看着人来人往的山门。

过了一会儿,鹤鸣来了,但是欣然公主并没有注意到他,鹤鸣也没有走进,之事远远地看了欣然公主一眼,然后走到登记姓名的地方,负责的弟子将名单呈给了鹤鸣,鹤鸣看了一眼上面“染心”二字,笑了笑:“倒还算机灵。”

“师兄,现在该怎么办?”那弟子问道。

“你们继续,该做什么做什么,其他的就别管了,我自有安排。”鹤鸣吩咐道。

“是。”那弟子继续收集名单去了。鹤鸣悄悄走到欣然公主身后,拍了一下她的肩膀,欣然公主被吓了一跳,转身一看竟是鹤鸣。

“九公主殿下,好久不见。”鹤鸣笑道。

欣然公主此刻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心想完了,怎么就怎么倒霉碰上了一个认识她的人呢?但是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赔笑道:“不久不久,半个月前刚见过。”

“请问九公主殿下来我们这个小小的青城派有何贵干?”鹤鸣问道。

“鹤少侠这话问的,本公”欣然公主意识到不对,立刻改了口,“我来这儿能干嘛,你们这不是”欣然公主看了看一旁的人群。

鹤鸣作势往一旁看了一眼,笑道:“殿下是想进青城派学艺?”

欣然公主满怀期待地点了点头:“我可以进去吗?”

“这个嘛”鹤鸣做思考状,“在下得好好考虑一下。”

“鹤少侠,算我求你了,你就让我留下来吧。”欣然公主央求道。

“九公主,听在下一句劝,您还是赶紧回去的好。在下说过,青城派绝对不会和朝廷有任何牵连,也不会招收朝廷子弟入门,您这样已经是违反了两方的约定,若是让天下人知道了,怕是会耻笑凤羽国陛下的失信之举。您难道愿意看到因你一时的胡闹而毁了你父王的一世英名吗?”鹤鸣严肃了起来。

“别啊,我真的不想回去,我回去就得去和亲了,我才刚过十五岁,鹤少侠你忍心看我这么小就远嫁西域吗?”欣然公主一边说着一边假装擦了擦眼泪。

“公主嫁去哪里,嫁给谁,那都是公主您的家事,与在下无关,与青城派更无关。但是有一点,公主您得考虑一下你逃婚的后果是什么,我青城派要是收留了你,只会害了我们自己,若是因为您悔婚而引起西域和中原的战争,怕是会连累了我们。这个风险我们青城派承担不起。来人!”鹤鸣叫来了两个师弟,吩咐道,“你们二人且将九公主殿下送去山下客栈并好生看管着,稍后我会传信给三王爷通知他来领人。”

“哎,你这人”欣然公主没料到鹤鸣如此铁面无私,很是失望。

“公主殿下,在下奉劝您一句,别跟我这两个师弟耍心眼,玩手段,你比不过他们,要想回去之后少挨几板子,现在就乖乖下山等你皇兄来带你回去。”鹤鸣严肃地威胁道。他知道欣然公主很聪明,鬼点子也多,难保她不会想办法逃跑。

星辰阁。

鹤鸣传信说是找到了欣然公主,夜陌辰收到消息第一时间去三王府将消息告诉凤奕。凤奕见了夜陌辰,一阵惊喜:“夜兄。”凤奕一上来就嘘寒问暖,“前几日听说你病了,你没事吧?”

“劳烦王爷挂念了,小感风寒而已,已经没事了。”夜陌辰回道。

“那就好。”凤奕放了心,“夜兄今日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我听说九公主殿下不见了,派人去青城派问了话,她果然是去了那里,现在人已经被鹤少侠拦下来了,鹤少侠派人传了信,请王爷你亲自过去领人。”夜陌辰说起了正事,“人现在就在青城山下的青云客栈里。”

“这个欣然。”凤奕有些无奈,“我知道了,我即刻就出发。”

“既如此,那我就先告辞了,阁中还有些事务要处理。”夜陌辰说道。

“夜兄慢走,我就不送了。”凤奕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