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受罚(1 / 2)

陌上人遇雪 故辞年 3859 字 2个月前

星辰阁。

翎羽得知夜陌辰要回来,提前守在了暗门处候着,夜陌辰避开了所有的视线回到了星辰阁,一切悄无声息,似乎他就一直待在阁中养病一般。回到阁中,夜陌辰就将信封和剑穗交给了翎羽,吩咐道:“你去将这个交给我们在城中的暗线,让他们去找一个叫非木的人,将这两样东西交给他。就说是一个受江湖女子所托,将东西送到他手上。”

“江湖女子?”翎羽狐疑。

“受人所托代为转交罢了。”夜陌辰解释道。

“是,属下明白了。”翎羽领命,“对了,阁主,这几日三王府的人来过。不过都被属下挡下来了,他们应该没有怀疑。”

“三王府的人?”夜陌辰觉得有些奇怪,“是有什么事情吗?”

“好像是”翎羽想了想,说道,“九公主不见了。”

“九公主不见了?”夜陌辰一脸惊讶,“什么时候的事情?”

“前天。”翎羽回道。

“派人去找了吗?”夜陌辰问道。

“三王爷自己派了一拨人,又从星辰阁调了一拨人,但是并没有什么线索。三王爷怀疑九公主可能是去青城派了。”翎羽回道。

“青城派?”夜陌辰突然想起来青城派确实有贴出告示要招收新门徒,但是欣然公主毕竟是公主,是断不能进青城派的,怕只怕青城派的人不认识欣然公主,要是误打误撞招了进去,日后必定会惹出事端。

“三王爷的人回来说,这几日并没有见青城派在招收弟子,他们从青城山下的百姓的口中听说新弟子入门的日子推后了,好像是因为青城派的大弟子不在门中,需要等他回去。”翎羽继续说道。

“也就是说九公主现在很有可能在青城山附近。”夜陌辰说道,“鹤少侠今日回去,最晚明早便能回到门中,如果招收新弟子一事还算数的话,最晚后日便能打开山门了。”夜陌辰想了想,“翎羽,你去找一个信得过的弟子,派他去青城派送个信给鹤少侠,鹤少侠负责新弟子事宜,他见过九公主,请他帮忙多留意一些。”

“是,属下这就去办。”说完翎羽就退下了。

“但愿来得及。”夜陌辰自语道。

青城派。

沐元和乐清先行回了青城派,而常青峰和竹叶青几乎和他们是同时回到门中。常青峰未来得及去管鹤鸣和苏凝雪去了哪,而是直接叫了乐清去训诫堂问话,沐元被拦在了外面。

堂内,乐清跪在堂中央,常青峰和其他几位长老站在堂前。旁边还站了几个弟子。

“这件事该怎么处理,掌门师兄,你发个话吧。”白岩看了眼跪着的乐清,对常青峰说道。

“师兄,这件事也不能全怪清儿,她也是被逼的啊。”竹叶青求情。

常青峰看向乐清,沉默了一会儿,问道:“你自己怎么看?”

乐清俯身叩首,伏在地上,回道:“任凭掌门和各位长老处置。”

常青峰看向一旁的慕白,慕白会意,对乐清说道:“在你为天雪宫效命的这段时间里,你曾因一些村民不服天雪宫管教,不愿信奉,而联合天雪宫宫主将这些无辜百信活活逼死,这事你可认?”

“认。”乐清面无表情地回道。

“如今你身怀天雪宫功法,坏了青城派门规,按律应当废除武功逐出青城派,这个惩罚,你可接受?”慕白又问。

“师兄!”竹叶青突然喊道。

慕白看了一眼竹叶青,摇了摇头,示意竹叶青莫要说话,一旁的紫鸢拍了拍竹叶青的肩膀,安慰道:“你先冷静点。”

乐清确实没有丝毫犹豫地回了一句:“接受。”从她恢复记忆地那一刻起,她就想到回青城派的索要面对的后果了,但她依然选择回来领罚,她的这条命是青城派的,就算要收回去,也得是青城派亲自收。

“念在你是受人蒙骗丧失记忆,不辨善恶,情有可原,但是大错以酿成,死罪可免,获罪难逃,罚肯定是要罚的,”常青峰说道,“念在你是无心之失,就不将你逐出青城派了。且废了你一身武功从头再修炼。另外从明日起,每日自去思过崖领三十戒鞭,连续领七日,其余时间,未经允许不得出青竹峰一步。这个惩罚你可接受?”

“接受。”乐清淡淡地回道,“谢掌门。”

常青峰背过身去,摆了摆手,白岩倒是一点也不心软,直接上前点了乐清各处穴道,最后在乐清背后打了一掌,乐清一身武功就算是废了。废掉武功承受的是洗髓之痛,非常人能够承受的,乐清却是一声没吭,硬撑了过来,除了泛白的双唇和嘴角的血丝能看出她受了重伤以外,根本看不出她是一个刚刚被废了全身经脉的人,乐清承受的痛苦,只有她自己知道。其实常青峰也是于心不忍,若不是天雪宫宫主强行将天雪宫的功法传给了乐清,乐清也不用受这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