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自食其果(1 / 2)

陌上人遇雪 故辞年 3931 字 2个月前

皇宫。

朝堂之上,大臣们议论纷纷。有说夜陌辰藏有谋逆之心的,也有说夜陌辰此举乃是为了帮助王上拉拢江湖的正义之举。很快外面传报夜陌辰到了。夜陌辰走入大殿,径直走到中央跪了下来,行礼道:“参见陛下。”

“免礼吧。”凤天泽不耐烦的摆了摆手,“你先起来吧。”

“谢陛下。”夜陌辰站了起来。

“夜卿,今日有朝臣看见你和那青城派走得很近,可有此事啊?”凤天泽倒也不喜欢拐弯抹角,直接问了。

“回陛下,确有此事。臣与青城派的人萍水相逢,却因一些小事结缘,因此交个朋友。”夜陌辰也不掩饰,“星辰阁曾经也是江湖上有头有脸的大门派,如今归附了朝廷,但也改变不了曾经是江湖门派的事实,自然是与那些江湖人士还有些联系的。”

“哼,狡辩!”国师云渊冷哼一声站了出来。

夜陌辰和云渊素来不合是整个凤羽都知道的事,云渊会在这个时候出来拆夜陌辰的台倒也不奇怪。虽然论占卜之术,云渊更胜一筹,但是显然,凤天泽更信任的是夜陌辰。云家是跟随凤天泽打天下的元老,地位不知道要比星辰阁高多少,可云渊就是想不明白为什么星辰阁可以后来者居上,反而掌握了凤羽的兵权。如今竟有人弹劾了夜陌辰,这可是个报仇的大好时机,云渊自然不肯放过。

“狡辩?敢问国师这该从何说起?”夜陌辰看向云渊。

“谁不知道,青城派是江湖中最有声望的门派,又是和朝廷最不睦的门派。就算整个江湖都愿意归附朝廷了,青城派也不可能给朝廷一点好脸色,夜阁主难道是想要通过青城派和整个江湖讲和吗?”云渊冷嘲热讽。很快便有大臣附和道:“国师说的有理啊。这青城派不似寻常江湖门派,想要和他们讲和根本是不可能的事,陛下,夜阁主的心思可想而知啊。”

“陛下,臣以为,夜阁主就是想借此勾结江湖叛变!如此包藏祸心之人,不适合掌控凤羽的兵权,还请陛下收回夜阁主手中的虎符。”云渊上谏。

夜陌辰内心冷笑:原来你们早有预谋,在这等着我呢!

云渊一开始的目的就是想让凤天泽收回兵权,堂堂国师却每次都被一个星辰阁阁主抢了风头,这让他们云家颜面何存?云渊不明白,明明是云家助凤天泽称帝,如今凤天泽却为何偏偏要宠信星辰阁这个后来者?

“夜卿,此事你要作何解释啊?”凤天泽慢悠悠地问道。

“陛下,据臣所知,江湖虽对朝廷有芥蒂之心,却也并无敌意。如果臣没有记错的话,自从凤羽建国之时江湖与朝廷划清界限之后,几十年来,江湖与朝廷之间便井水不犯河水,双方皆没有越界之举。凤羽边境的小门小派尚且如此,又何谈远在异域、隐居避世的青城派呢?”夜陌辰回答道。说完又看向云渊质问道,“不过在下有一事不明,国师大人为何会对在下的行踪了解地那么清楚?莫非您派人跟踪夜某?”

“我、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云渊别过脸去。

“陛下,”夜陌辰又向凤天泽说道,“青城派向来隐居山间不问世事,他们与凤羽本无交集,若非有人命关天的大事,此次青城派的弟子也绝不会出山。青城派出山乃是为了天下苍生,又谈何谋逆之心?臣与他们相识一场,既然是为了天下百姓,星辰阁自然应该要出一份力。只是臣这份好意却被某些有心之人利用了,还望陛下明察!”说着夜陌辰便跪了下来。

“你!”云渊见状十分气愤,“一派胡言!”

“好了!”凤天泽一声呵斥,朝堂瞬间安静了下来,“夜卿你起来说话。”

“是,陛下。”夜陌辰站了起来,敢要开口继续说话,突然有个侍卫来报,三皇子求见。夜陌辰闻声嘴角轻轻上扬,凤天泽应了声:“让他进来。”

随着一声“宣三皇子进谏!”凤奕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追影,追影压着五花大绑的人。

“儿臣参见父王。”

“参见王上。”

凤奕和追影行礼道,追影顺势踢了被绑着的人的一脚,将他摁住跪在堂下。

“奕儿这是何意?”凤天泽不解地问道。

“禀父王,这是儿臣抓到的奸细。不知是何人将其安插在了悦来客栈。”凤奕指着跪在地上的人说道。

“单凭一个小二,不知三王爷想要表达什么?”云渊轻蔑地说道。

“小二?”凤奕看向云渊,“本王可没说他是悦来客栈的小二,国师大人怎知道他是悦来客栈的小二?”凤奕看着云渊,冷笑道。

“我、我猜的。”云渊别过脸去,不敢看凤奕。

“奕儿,你抓这么个人来,到底想要说什么?”凤天泽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