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初相遇(1 / 2)

陌上人遇雪 故辞年 7136 字 2个月前

“站住,别跑!”一个树林中,一群黑衣人追赶着一个妇人和两个孩子,那妇人虽身着华服,身上却满是尘垢,两个孩子脸上也尽是尘土。三人被逼到了崖边,黑衣人持刀围了上来。

“你们知道我是谁吗?竟敢追杀我和我的孩子?”妇人怒斥。

“凤羽国第一才女,凤羽国主最宠爱的皇后凤清歌,谁不认识?”其中一人道。

“既然知道我是谁,还不放我们走,你们不怕王上治你们的罪吗?”

“治罪?那也得知道我们是谁才行!得罪了,皇后娘娘,我们也是受人所托。”正说着,黑衣人已经冲上来,凤清歌本能地护住两个孩子,背后挨了一剑,一个没站稳摔下了山崖。

“母后!”男孩望着落下去的凤清歌喊道,还没等缓过来,身旁的妹妹也被黑衣人打下了山崖。男孩眼看着母亲和妹妹落下山崖却无能为力。

“不要!”凤奕从梦中惊醒。当年的事一直都是凤奕的噩梦,缠了他十年。他几乎每夜都会梦到母亲和妹妹遇难的情景。当年若不是暗卫及时赶到,怕是他也会遭遇不测。当时天色已晚,便没有立刻去崖底寻人。第二天宫中派了人来一起寻找皇后和公主,却没找到,崖底是一条河流,他们沿着河流走了很远,也没看见皇后和公主。但是凤奕一直没放弃,他觉得,只要没找到母亲和妹妹的尸体,就证明她们没死。这一找便是十年。

“王爷,您没事吧?”追影听到凤奕的喊声立刻冲了进来。

“没事。”凤奕下床穿好衣服,“让你查的事,有眉目了吗?”

“这王爷,当年追杀你们的都是死士,当场就自杀了,根本无迹可寻啊。而且,已经追查了十年了,就算留下了什么证据,十年的时间也足够销毁证据了。”追影还是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当年那些暗卫找到了吗?”刺客自杀后,尸体是暗卫处理的,从他们那里或许能查到些什么,可是,那些暗卫就跟人间蒸发了一样,再也不见踪迹。他问过父王,可父王什么也没说。后来只查到,这批暗卫是负责保护皇子安全的,只有在皇子遇到生命危险时才会出现。至于他们来自哪里,又是些什么人,除了国主凤天泽,没有任何人知道。

“王爷,属下无能,并未查出当年那些暗卫的底细。”追影俯首谢罪。

“唉,算了。本王早料到如此。”凤奕摆了摆手。

“对了,王爷。还有一事。”追影从怀中掏出一封请柬,“这是星辰阁的人送来的,说是三日后他们的大小姐出嫁,阁主请您过去喝喜酒。”

凤奕接过请柬,看了看,道:“早就听闻夜兄有个在外云游的妹妹,如今竟然回来了,还是回来成亲的,有点意思,去看看。”

三日后。

星辰阁向来庄严肃穆,如今竟也挂起了红灯笼,到处都被布置得很喜庆,看来夜陌辰很疼爱自己的妹妹啊。宾客纷沓而至,其中不少江湖侠客,也有些名门正派的弟子前来祝贺的。

“夜兄的人脉倒是很广。”凤奕自言自语道。

门口负责接客的弟子见了凤奕和追影,连忙上前行礼道:“三王爷。”

“免礼。”凤奕点了点头。

“王爷里面请。”

凤奕领着追影进了星辰阁。夜陌辰正在一边招待客人,抬头看见了凤奕,笑着迎了上来:“王爷,别来无恙啊。”

“夜兄,你我之间无需多礼,兄弟相称便可。”凤奕笑道。

“凤兄。”夜陌辰笑了,“请上座。”

“不必客气。”

这是一对身着红衣的新人走了过来,女子微微俯首:“大哥。”男子也随即行礼:“夜阁主。”

“今后得改口叫我大哥了。”夜陌辰笑道,“我与月儿父母英年早逝,自小相依为命。月儿向来喜欢自由,十三岁那年就开始独闯天下,至今有三年了。我一直很担心她,却总是公务繁忙无暇顾及。如今他找了你这么个如意郎君,我也就放心了,希望你日后好好待她。”

“大哥放心,我一定好好待月儿,至死不渝。”尘黎和夜灵月是在一年前认识的,尘黎机缘巧合下救过夜灵月一命。尘黎是个孤儿,一直都是一个人仗剑天涯。夜灵月便提出与他一道。相处一年,日久生情,终是修成了正果。这次回来只是为了这场婚礼,至少夜灵月嫁人得让自己的大哥知道。

“有你这句话,就足够了。”夜陌辰拍拍尘黎的肩。这时外面传来喧哗声,只见走进来两男两女,四人皆身着蓝色衣衫,看上去很年轻,却又很有气势。四人各执一剑,两名男子手中还各有一个木盒。夜陌辰正奇怪之时,夜灵月跑上前去,惊喜道:“凝雪姐姐,你们来啦!”

宾客中有人认得他们,议论纷纷:“夜小姐真是厉害啊,连青城派的人都能请得动,更何况这四人还是青城派的亲传弟子。”

“是啊是啊,早就听闻青城派掌门首徒苏凝雪美若天仙,今日竟有眼福见到本尊。”

众人正在议论之际,夜陌辰迎了上去,行礼道:“在下早就听闻青城派的威名,久仰了,今日竟有幸得四位大驾光临,实乃在下之荣幸。”鹤鸣和沐元倒是很客气的回了礼,苏凝雪,一言不发,站在一旁,乐清小声道:“在这装什么呢,要不是看在月儿妹妹面子上,谁愿意跟你们这些朝廷走狗打交道!”

“师姐!”沐元推了乐清一下,乐清翻了个白眼:“怎么还不让说了?”

“咳!”沐元佯装咳嗽,小声道,“这么多人呢,给人家点面子。”

“哦。”乐清很不情愿地闭了嘴。

夜灵月很热情地挽上苏凝雪的手臂,向夜陌辰道:“大哥,这就是我跟你提到过的凝雪姐姐,她曾救过我和黎哥哥,我成婚自是要请恩人来喝酒啦。”

夜陌辰朝着苏凝雪行了一礼:“舍妹顽劣,给苏姑娘添麻烦了。”

“无妨。”苏凝雪简单回了一礼。鹤鸣和沐元走上前。将手中的盒子打开,在场宾客一脸惊讶。鹤鸣道:“这是我青城派献上的贺礼。神芝草一株和黎月剑一把。苏师妹听闻夜小姐大婚,特地寻铸剑师打造了这把剑,并取名黎月,赠与夜小姐,做防身之用。”

夜灵月接过剑,细细打量,试了一番后,笑道:“谢谢凝雪姐姐,这个礼物,我很喜欢。”

苏凝雪淡淡笑道:“喜欢就好。”

凤奕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心想,这夜灵月倒是有些本事。早就听闻,苏凝雪虽貌美,但却不喜言笑,平日里话也很少,不知道夜灵月用了什么手段,竟能与从不善交际的苏凝雪交上朋友。能请得动青城派四大首徒的人,那得是有多大的面子啊。并且还送上了神芝草作为贺礼。江湖皆知,这神芝草算得上是这世上的神丹妙药,相传有起死回生之用。但是这神芝草只有青城派有,并且十年才可得一株,这是多么珍贵啊,竟被拿来送给了夜灵月。更有甚者是夜灵月不仅将不食人间烟火的苏凝雪从青城派请了来,人家还专门请人替她铸造了一把利剑。江湖皆传苏凝雪不爱笑,被称为万年冰山,可刚刚她却在夜灵月面前笑了,即便那笑容很浅,转瞬即逝,但还是被凤奕看见了。

夜陌辰命人将神芝草收了,转身招待四人入座。转过身看见正在发愣的凤奕,便推了他一下:“夜兄,你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我只是好奇,令妹为何有这么大的本事,能结识江湖人称万年冰山的苏凝雪。”凤奕回道。

“我这个做兄长的也挺好奇的。或许是月儿的运气好吧,恰好在遇险之时碰到了苏姑娘。我虽未见过她,但也听过些江湖传闻。虽说她看上去很冰冷,但是也并非是无情之人。我想,大概是她路见不平,顺手救了月儿,又将月儿带回青城派养伤。月儿本就是性格豪爽之人,想必苏姑娘是被月儿真诚的性格打动了吧。”夜陌辰摸了摸下巴,“对了,我刚刚好像看见苏姑娘笑了,你看见了吗?”

“怎么会,你看错了吧,苏姑娘怎么会在这种场合笑呢。”凤奕没有承认其实他也看见了。

“也是,听说她的同门师兄师姐都很少看见她笑,就连话也很少,这儿这么多外人他怎么会笑呢。”夜陌辰若有所思,“不过也真是可惜了,这么美的姑娘,居然不会笑。你说她笑起来该有多好看啊!”

“能入得了夜兄的眼,那自然是美若天仙了。”凤奕笑了,他还从未见过夜陌辰如此夸一个女子。甩开手中的折扇一边摇着,一边向前走去

“我说认真的。”夜陌辰追了上去。

婚宴并无太多繁文缛节,来客大部分皆为江湖中人,都是夜灵月和尘黎的朋友,只有少部分与夜陌辰交好的朝廷中人,凤奕便是其中之一。夜灵月既然将自己定位为江湖侠女,自然是按照江湖规矩来,没有迎亲仪式,也没有凤冠霞帔,只有一对身穿普通喜服的新人,给众人行了江湖之礼,这婚便算成了。

众宾客落座之后,却不见了苏凝雪。乐清和沐元倒是没发现,鹤鸣先发现了,他知道苏凝雪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定是去哪儿寻了个安静的地方休息去了。刚想去找,却被义庄的少庄主上官流云拦了下来,此人仰慕青城派已久,如今有幸见到青城派的弟子自然不会错过机会去结交一番。

“鹤鸣,江湖人称白鹤少侠,早就听说鹤少侠气势不凡、玉树临风,今日一见果真如此。在下义庄上官流云,不知可否有幸请鹤少侠与在下喝一杯?”

鹤鸣不忍扰了上官流云的兴致,义庄在江湖也有些名气,他不想与人不快,只得应了上官流云的邀请。毕竟是在星辰阁,苏凝雪应该不会有危险,或许过会儿她就自己回来了。这样想着,鹤鸣也放下了心,与上官流云喝酒了。上官流云也算豪爽,直言有机会想去青城派一睹风采。

前厅太吵,苏凝雪独自一个人乘众人不注意时走开了。星辰阁苏凝雪是第一次来,虽比不上青城派,可也不算小,走着走着,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哪。不知不觉来到一个院子前,苏凝雪抬头看了看,门匾上题着“海棠听雨轩”五个字。今日夜灵月大婚,门中弟子都去前厅祝贺了,这里也无人看守,但是门却开着,刚想进去看看,却见从里面走出来一个姑娘,看样子应该是个侍女。那侍女见了苏凝雪,见她手中持剑,一身蓝衣,便猜到她是阁主或者大小姐请来的宾客,便俯身行了个礼,苏凝雪微微点了点头,那侍女问道:“姑娘可是迷了路?”

“你怎知道的?”苏凝雪很惊讶。

“这个地方已经许久未有人来了,只有奴婢还有另一个姐妹每日来打扫。这个院子在星辰阁的最深处,阁主将此处列为了禁地,就算是阁内弟子也不会到这里来。姑娘既不是阁中弟子,今日又是大小姐大喜之日,宾客应该都在前厅,若奴婢没猜错,姑娘定是个喜静之人,所以想要四处转转,若不是姑娘迷路了,是断然不会走到此处的。”

“你倒是挺聪明,你叫什么名字?”苏凝雪看了看她,问道。

“奴婢叫萱儿。”

“这儿为什么会被列为禁地?”

“这里曾经是先夫人,也就是阁主母亲的住处。先夫人喜欢海棠,所以院子里都是海棠树。但是先夫人死后,阁主怕睹物思人,便没再来过。但是也不允许阁中弟子来打扰先夫人亡魂,便也不允许弟子来这儿。可这里有这么多海棠树,没人打理也不好,阁主便派了奴婢定期来打扫庭院。”

关于夜陌辰母亲的事,苏凝雪也听说过一点,听说夜夫人是思念前阁主成疾,最终久治不愈终。也有人说夜夫人是被人下了毒。此时最终也没个准确的说法,最后还是被夜陌辰自己压了下来,几年过去,也没有什么人再议论了。夜陌辰并非冷血无情之人,若真是有奸人陷害,他不会坐视不理。他虽将此处列为禁地,但还是派人打扫,证明他对母亲的感情还是很深的。苏凝雪正想着,只听道萱儿道:“奴婢见过阁主。”苏凝雪回过神,看见夜陌辰正朝她走来。